二十一点游戏下载|在澳门赢钱了怎么处理
首頁  >  新聞發布  >  人物  >  人物風采 > 正文
你就是傳奇——懷念金也淘同志

文章來源: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9-03-21

3月12日下午,中航國際成套公司位于北辰東路的辦公室,金也淘臨窗的工位,依然保持著他離開時的樣子。

《“一帶一路”聯盟項目報告書》《肯尼亞職業教育項目-Ⅱ期》整齊地擺放在案頭,項目計劃表、實施路線圖、密集的行程計劃安排,整齊地貼在背板上,椅背上還搭著衣服,這一切仿佛仍在等待著主人歸來,一一開啟新的未來。

窗外是北京晴朗空曠的藍天,全國兩會正在這個城市召開,唱響新的夢想和希望。

而背板上、照片中那個抱著吉他的陽光大男孩,用他的微笑注視著這一切,卻再也無法參與這世界的鮮活,擁抱新的夢想。

似乎只有窗臺上同事們自發擺放的滿當當的花束,在提醒著金也淘已經離開的現實。

“回來吧,等您簽字呢!”

“別鬧了,回來吧!”

“哥們,想你!”

一張張小字條,無聲地訴說著金也淘未完待續的事業和人生,訴說著同事親人們不肯面對的傷痛,訴說著大家痛徹心扉的想念。

“3月8日是周五,小金剛從濟南出差回來,就回來繼續參加項目的工作。他們一組人在深夜才收工分手。照理說,小金完全可以休息一個周末, 周日再出發;但小金就是那種太拼、太趕的人,為了非洲職業教育項目利用好每一分每一秒。他還是定了周六深夜出發的行程,馬不停蹄地趕往目的地。”中航國際成套公司副總經理熊濤眼眶泛紅,哽咽著說:“他為什么就不能晚一天出發呢?”

“英國有一句諺語,‘The brightest candle extinguished first.’(最亮的蠟燭,熄滅的最快。)在小金短暫的人生里,‘燃燒’這個詞形容他最為貼切。他每時每刻都在燃燒自己。”熊濤無限惋惜,“我們的小金,太可惜了!”

你是赤誠的燭光,

用每一秒奮力燃燒

與金也淘并肩戰斗過的同事都喜歡稱他“小金”,回憶中拼湊出的小金,盡是陽光與溫暖,才情與壯志,還有仿佛永遠燃燒不盡的干勁和熱情。

“我還記得小金參加面試時的情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陽光、率性、熱情、開朗,在一群人中脫穎而出。”熊濤談及9年前的面試小金的經歷,仍歷歷在目,對他的表現贊不絕口。2012年,經過在項目談判、工程實施等方面的熱身鍛煉之后,具備出眾的業務能力和創新精神、幽默健談和開朗樂觀的小金被公司領導看中,奔赴了新的領地——南蘇丹。

在旅游者眼中,非洲或許是一片水草豐茂的原始森林,是動物們縱情的狂歡樂園。

而對這些腳踏非洲大地的開拓者來說,那意味著談判、溝通、訂單,更意味著瘧疾、流彈、暴亂,需要的是奮斗、努力和堅守。

“我們的很多駐外代表處都是‘one man office’(一人代表處)。”熊濤介紹。對中航國際成套公司來說,很多非洲國家的市場處于開發狀態,往往這個國家暫時只派駐一個人。

小金也不例外,在南蘇丹,他擁有了一間40平方米的辦公室,亦是起居室,單槍匹馬開始了征程。

“我到了南蘇丹的第二天,隔壁的一個保安就被爆頭。我當時整個人都崩潰了!”剛到非洲,就來了個下馬威,然而在面對鏡頭說這句話時,小金的眼中已然帶著笑意。“司總和王總打賭,我在這里肯定待不了3個月。”

 

 

堅強的他,卻篤定這樣的信仰:“男人要干成事,肯定要經歷一些別人不愿意經歷的東西。在工作的過程中,逐漸變成一個有擔當的人。”

靠著這樣的信念,他堅守崗位:南蘇丹首都朱巴,沒有幾條像樣的公路,他卻每天都要開個三四回,一個部門一個部門地拜訪;在35℃的高溫下,西裝革履黑框眼鏡的他常常汗如雨下;時遠時近的流彈和槍聲,他也漸漸能較為坦然地面對。2012年5月,小金開車走在首都街頭,想要去政府部門碰碰運氣。在一個路口打燈轉向,一輛摩托車卻不料企圖從后超車,結結實實和他的車碰在了一起。“本來是一次很小的事故,摩托車司機也沒有什么大礙,但是那個路段正好趕上是當地人的聚集地,一看出了事,三四十號人一下子圍了上來,眼神都是惡狠狠的,我當時挺害怕的。”小金此前在接受其他媒體記者采訪時表示,自己當時手足無措,剛開始常駐的他,只認識一個當地朋友,而朋友的電話卻打不通。

他被拽上了一輛皮卡車的后車廂,帶進了警察局。“如果他們不聽解釋怎么辦?如果被關進監獄怎么辦?”人生地不熟的小金內心充滿了絕望,甚至想到了美劇《越獄》的場景。所幸最后,經過解釋還原事情的真相,在賠償了一定費用之后,小金被放了出來。他的內心產生了矛盾和斗爭。

“其實心里憋了一口氣,我想,公司十幾二十年前過來開展業務的老非洲們,當時任何一個國家的條件還不一定比這里強,人家都能做下來, 我為什么就不行?而且我感覺來南蘇丹是我人生中一個比較重要的轉折點,如果堅持不下來,那我對自己的工作也會失去信心。”小金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告訴記者。經歷了“撞車驚魂”以后,他一度不敢出門,把自己關在屋里,看了許多勵志書籍要給自己“洗腦”,不過豁達、開朗的性格卻使這樣的不愉快很快就被淡忘。

就這樣在南蘇丹待了8個月,小金獲得了一個回國的機會。而這一次和家人暌違了許久的聚會,卻被從駐地帶回的瘧疾攪得翻天覆地。高燒、住院,前后10多天的時間,小金在生死線上走了一遭。

然而出院之后,他義無反顧地做出了決定:重返南蘇丹,因為在那里,有他未竟的事業。

最終,他做到了!2015年,南蘇丹戰亂不斷,中航國際決定撤出代表處。在撤離前那些炮火連天的日子里,小金仍在抓緊時間四處奔走,最終與當地簽署了建設南蘇丹40家醫院的訂單。

“這是相當不容易的成果!在這樣的背景下,在南蘇丹這樣的國家,小金與當地政府以及中國駐當地的大使館等機構建立了很好的關系,取得了重要成果。我們為小金的成就而自豪!這也是我們航空人開拓創新、敬業誠信的典型代表。”熊濤作出了這樣評價。

2016年,小金結束了4年的常駐工作回到國內,肩負起海外職業教育項目的市場開拓和執行。

在一段視頻中,金也淘說,如果能擁有一項神奇的技能,他最想要的是分身術;如果有3天假期,他最想做的事情是“睡覺,睡三天”。這兩個看似矛盾的回答,卻是對他平時工作最真實的寫照:他就像一臺永動機, 總是覺得時間不夠用,無數的項目在等待著他;無論是周末還是剛下飛機,他總會馬不停蹄地趕回崗位;每當同事需要支援,他也會爭分奪秒地趕赴項目現場。

“他說作為男人總得要有夢想和抱負,在外頭拼事業,沒日沒夜,都要堅持。”部門里的同事金鑫只比小金小一歲,卻堅信著小金分享給他的人生信條。

你是駐外的使者

播撒希望的種子

駐外的日子,是艱難的,亦是寄托著希望的。

曾在海外常駐3年的熊濤說,在異國他鄉陌生的環境中,會遇到各種各樣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難,我們有內心的孤獨和迷茫。但最痛苦的是到駐地后,發現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發現打開局面艱難時候的失望和無助。但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也必須咬牙挺住,“打開局面。”“小金真的很有韌勁,對待工作敢闖敢拼。也只有靠著這種拼勁和干勁,才能在南蘇丹這樣的國家打開局面。”他評價道。

“在海外處于陌生的環境里,沒有家人的陪伴,沒有傾訴的對象,那種孤獨感是很難忍受的。有的時候在駐地,一個人去市場買菜回家做飯都成為一件難事的時候,那是無法想象的困難。”曾駐外3年的蘇高升談起往事,亦紅了眼眶。

此時已經負責人力資源工作、彼時也曾任駐外代表的張春陽,曾經作為主力,攻下了埃及《齋月十日城鐵路項目》,由航空工業和中鐵集團共同實施,項目金額約13億美元。

當問到“在這個項目中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張春陽擺擺手,“過去的事就不說了吧。”

過了十幾秒鐘,他情緒突然崩潰,掩面失聲痛哭。“所有的困難都會遇到,但我們都克服了,我們必須要克服所有的困難。”張春陽神色堅毅而果敢地回答。

事實上,在中航國際成套公司,20多個駐外代表所在地有近50名常駐在外的同事在外跑市場、跟項目。

熊濤說,“常跑、常待、常駐”這幾個詞對成套公司的員工來說再也熟悉不過。常駐的多是青年員工,在國外歷練、豐富經歷,派駐通常會在3年左右;常待是國外項目的實施和管理者,經常要在國外駐扎和跟蹤數月;常跑是對于公司領導的要求,作為主管領導要經常跟進項目,密切掌握各個區域市場。

小金也是如此,雖然結束了4年的“常駐”旅程,卻進入了“常待”的狀態。據統計,2018年,他累計出差超過50次,達到260天,足跡遍布30多個國家。

正是這么一群奔跑的奮斗者,將航空工業的旗幟插遍了全球,將共創美好世界的希望播撒在各地。

“事實上,航空工業1979年就開始了行商天下的軍貿事業,這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財富,其呈現出溢出效應,使航空工業的品牌得到了眾多國家的肯定,對于我們拿到項目大有助益。而如今,我們實施的眾多關乎國計民生的項目在不斷壯大,也很好地發揮了反哺作用,擴大了航空工業的影響力和美譽度。”張春陽表示,“我們是國內和國外溝通的橋梁,擔負著重要責任,我們馬不停蹄地工作,希望把項目一切都捋順,我們更期待后方的給力支持,共同完成重大項目。”

你是行走的風景

寫下航空人開拓的足跡

2013年5月11日,李克強總理參觀中航國際負責實施的肯尼亞國家青年服務隊項目時說:“你們的商業模式很好,既利用了中國裝備和技術的優勢,又促進了當地就業,可以在非洲推廣。”李克強總理在留言簿上欣然題詞:“青年就業是國家的希望。”并對在場的航空工業員工說:“我特別要請你們轉達對所有航空工業在肯尼亞國家青年服務隊工作的同志們的問候。我剛才給他們題了個詞,說青年就業是國家的希望,你們幫助他們就業,代表著肯尼亞的未來。你們也是青年人,你們在海外創業代表著中國走向世界,是中國的光明未來,謝謝你們!”

在小金牽頭負責的“中航國際海外職教規劃運營中心”里,“青年就業是國家的希望”這句題詞,在大屏幕上熠熠發光。這是他與伙伴們辛勤耕種的領地,亦是中航國際開拓的領地。

為了實現國家的希冀,踐行“一帶一路”倡議,中航國際在大力推進職業教育的道路上一鼓作氣。作為公司職業教育事業的領頭人,小金帶領著團隊,在非洲東部和西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并正在向東南亞、中亞、南美等多個地區推進。該項目已在相關國家開展青年培訓累計2萬人次,不僅提升了當地青年的技能,也極大促進了就業,為“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地付諸了大量實踐。

而今,肯尼亞職教項目一期工程已經順利完成,小金此番出差的目的,是為了推動更多新的項目如期進行。“肯尼亞二期項目要推動;烏干達、加蓬的項目剛剛生效,需要與業主以及各方明確需求。按正常計劃,小金此次出差,也得需要15~20天。”熊濤介紹說。

隨著職業教育項目的推進,中航國際首創的非洲職業技能(ATC)也成功舉辦了五屆。出差前,小金的團隊正在細化第六屆的具體方案。ATC項目專業技能涵蓋普通機械加工、數控機械加工、APP編程、木工、鋼筋工和混凝土工等領域,項目包括培訓和競賽兩部分,現已得到肯尼亞、加納、贊比亞、烏干達、科特迪瓦、加蓬等國家的積極響應。

ATC以“授人以漁”為出發點, 著眼于非洲各國政府關注的青年人普遍缺乏職業技能、失業率高居不下的問題。據介紹,中航國際特邀國內極富經驗的技術專家進行全程指導,為學校實施高品質的實操培訓;對優勝學校給予“中國訂單”獎勵,讓“Made in Africa”成為現實,并選送學員赴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留學深造。截至目前,共計9人獲得留學機會。

肯尼亞副總統Ruto在社交媒體上特別肯定了中航國際肯尼亞二期職教項目以及非洲職業技能大賽。他寫道:“技術培訓將推動肯尼亞的轉型。我們非常感謝中國幫助我們在全國范圍內的提升技術培訓學院能力,并在合作伙伴關系中為這些學校提供現代化的機械設備。”

中國駐肯尼亞大使館前大使劉顯法說:“職業教育是肯尼亞最重要的教育之一,中航國際舉辦的非洲技能大賽項目通過職業教育使學生有了新的生存技能,非常有意義。”

你是熾熱的朝陽

將每一朵云霞暈染

金也淘待人處事非常細膩,就像朝陽,能將每個身邊人都溫暖地籠罩。“幾乎每個認識他的人都成為了他的朋友。”

西裝筆挺的他,是職場上的精英,和政府部門、境內外機構溝通洽談,談笑風生中締結友誼、推動合作。

職場外,他是一名運動健將、文藝青年、段子手的結合體。綠茵場上意氣風發的少年,學校籃球隊主力,都非他莫屬;喜歡邁克爾·杰克遜, 喜歡張靚穎,他甚至還出過一張高水準的翻唱專輯;他經常會用山東人的特技——山東口音逗樂身邊的人,更會在樓道里學著非洲人的神態跟領導打招呼:“Hey,Boss.”

談及小金,每個人心里都保存著一份溫暖、樂觀、向上的印記和力量,他像是一顆活力素,用熱情感染著身旁的人。

在非洲時,小金常常會去貧民窟看望當地的難民,和他們一起聊天,帶當地的孩子們踢球。這本不是他工作中的必選項,但他認為“只有在交流中才能真正發現這個地區的需求”。

得益于非洲職業教育項目的肯尼亞學生說:“我非常想通過努力學習一門技術,以后像中國工程師們一樣,可以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同時給我的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為非洲青年點燃希望,也許就是小金拼盡全力不倦奮斗的價值所在。

職場與家庭,總是現代年輕人難以把握的天平。小金部門里的員工蘇瓊是一個新手媽媽:“在工作之余照顧孩子是件令人焦頭爛額的事,但金總在布置工作時對我很照顧,讓我能夠做好兩頭兼顧,我很感謝他。他做什么事,并不是硬性攤派,而是會和我們商量并及時指導。”她哽咽著,難以連貫地表達內心的感動,“可是當我今天做完手上的工作時,不知道該交給誰簽字了……”

部門里的陳菡嬌一入職就是小金的徒弟。“他是我的師傅,也像是我的父親和兄長,不論是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他都指引著我、關心著我、照顧著我。”這次出差前,小金還給陳菡嬌發消息問:“徒弟,咱爸還在不在坦桑尼亞?我這幾天出差,順便去看看他。”陳菡嬌眼眶紅了:“他把大事小事都記在心里,實實在在地關心著我們。我們這個群體,就像家一樣溫暖。”

和小金同月同日生卻小一歲的金鑫,兩人頻繁出差,經常分身乏術,很難陪伴在家人身旁。到了機場,兩人都面臨著一樣的難題,就是給媳婦買禮物。怎么辦?“就是找售貨員問, 哪個好,然后買回家交差。我們根本沒時間研究這些問題。”

作為航空工業國際化開拓路上的年輕人,金也淘九年如一日,奮斗在第一線,以踏踏實實的行動和切切實實的成績努力踐行了“一帶一路”倡議,培養了熟悉先進設備、先進技術和先進標準、對中國富有感情的非洲青年一代;在這條國際化開拓的路上, 更是成千上萬不知名的他們,在風雨中揚起了五星紅旗,用陽光、熱情和真誠,撒播著汗水、熱愛和希望。

他們奉獻的除了歲月,甚至還有最寶貴的生命;而他們獲得的除了悄悄爬上眼角的細紋和早生的華發外,更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政府及民眾的贊揚、尊重和感謝。

每當分別時,總是留下的那個人,會更加難過。“這像有把刀插進我的身體里,兩天了,我還是無法面對。”和小金同在一個部門的梁斌說,“我知道等這把刀拔出來那天比這一刻更痛,也許那時我才能清醒過來,才能相信他真的回不來了。”

項目有根,扎在非洲的熱土上。

我們的金也淘,扎根在我們心里。

【責任編輯:王鈺】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二十一点游戏下载 北京时时的官网 快速时时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北京麻将抓牌口诀 3d开奖优秀独胆王 全国开奖彩票公告 天津时时开奖 十三水是哪里的玩法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 云南时时购买技巧